追蹤
部落互助托育行動聯盟
關於部落格
這是有關部落托育班大大小小的事情
  • 1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立報報導) 無法無地 原民托育大不易

讓我照顧你系列一:無法無地 原民托育大不易 更多相關新聞 更新時間:2010-04-04 22:36:51    記者∕作者:陳威任 兒童節剛結束,日前總統馬英九與莫拉克風災地區小朋友共度佳節,並簽署兒童福利宣言「落實兒童人權、關懷弱勢兒童、完善托育制度、強化兒童保護」,宣示政府照顧兒童的用心。 根據日前行政院主計處發布的「兒童統計概況」,我國兒童人數5年來減少60萬人,為了提高國人生育率,內政部也頻頻出招「催生」,以百萬獎金徵求生育口號、發放生育補助,並且著手研擬幼兒津貼可能。 在鼓勵生育的聲浪中,對於托育資源相對稀少的原鄉部落,以及逐工作而居的都市原住民而言,台灣的親子環境夠友善嗎? 本報將針對原鄉部落托育及都市原住民托育進行系列報導,針對現行法規、教育資源、文化傳承及認同情感進行檢視,透過報導引領讀者一同了解原住民托育在原鄉及都市分別遭遇到的問題。 ———————————————————————————————— 【記者陳威任專題報導】原住民族家庭由於經濟情況多半不穩定,加上隔代教養與單親家庭比例偏高,更需要有人能夠協助父母,在家長上班時代為照顧孩子。但由於法令限制及政策反覆,原鄉幼托工作者在身負家長所託之外,還要背負著「非法」的惡名,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 原鄉托育成難題 《原住民教育法》規定原住民地區應普設公立幼稚園、托兒所,提供原住民幼兒入學機會;原住民幼兒有就讀優先權。但是直到現在,部落仍舊缺乏托育資源,對於要出外工作的原住民父母而言,如何照顧自己的孩子成為一大難題。 部落長期以來面臨公共托育體系供給不足,國小附設的國幼班,除了只收4歲以上兒童外,還因為小學生源不足,面臨廢校危機;鄉立托兒所則只招收4至6歲兒童,而且常因為原鄉財政窘困而撤班;私立幼兒園則是以營利為目的,不願意在部落設立托育班。 盼不到國家資源進入,孩子的照顧卻沒辦法等,有些部落雖然有在地族人成立的托育班,但是在國家法令的種種限制下,不但無法申請相關補助,還有遭人檢舉隨時被取締的心理準備。 15年仍不能合法 位於屏東縣瑪家鄉三和村的美園托育班,負責人馬秀辛老師是當地土生土長的魯凱族人,本來在平地就從事幼教,回到部落以後繼續開辦幼托服務,一開始只是單純希望自己能有份工作,從民國84年投入至今,已經有15個年頭。 這期間馬秀辛搬家數次,不斷找尋合適土地,四處尋求協助,只為了讓部落能有個合法的托育班,但是努力至今,仍沒辦法達成這個夢想。 三和村附近的部落,陷入了沒有托兒所的困境,對於當地族人而言,即使是最近的北葉國小附設幼稚園,孩子仍然需要搭校車往返,又因為部落大多是隔代教養,一旦錯過校車,年邁的祖父母也沒辦法帶小朋友去學校,因此部分家長開始考慮將孩子帶到鄰近工作地點的平地托兒所,無形之中造成部落人口外移。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排灣族的平和部落。平和部落托育班老師潘秀美說,家長把小朋友送去國幼班之後,跟著漢人的教育體制,久了自然就形成文化斷層。 法令無視部落情況 馬秀辛開始投入部落幼托服務後,首先就遇到法律障礙,她也因此開始整理相關法規,包括建築用地、使用執照以及相關設備等,都儘可能去克服。她說,之所以這麼努力,並不是擔心托育班可能遭到取締,而是只有在立案的合法空間內,部落族人才能申請相關補助,也才能夠稍稍紓緩經濟壓力。 「為了找合適的用地,我搬過5次家,找了很多土地,從活動中心到自家住宅都有試過,但是部落的公用地就是這麼有限。」馬秀辛說,從民國84年至今,原鄉托育政策不斷原地踏步,主政者都以都市眼光來制定政策與法令標準,卻不知道部落環境其實和都市有很大的不同。 「花了這麼長的時間,我還是追不上政府的政策,為了要合乎法令標準,我試過用土地抵押去貸款,但是銀行又說原住民保留地沒價值,不願意讓我貸款。」馬秀辛已經試過很多方法,她說,部落托育班不是不想變更好,但是法律定義出來的「好」,到底是不是部落需要的呢? 沒人接手 不忍放手 法令的限制讓部落托育班無法經營,潘秀美表示,現行的照顧與教育樣貌,常常看不見部落真正的需求,反而被「專業」思維給主導。她認為政府應該因地制宜,正視原住民托育的需求及文化差異性,給原住民一個發展自主幼兒教育的機會。 馬秀辛則質疑,如果部落托育班已經是當地可以接受又適合部落的選擇,為什麼還要用已經過時的「規定」來要求部落托育班?如果托育班做不下去,難道政府要來幫忙照顧? 馬秀辛說,部落有自己的托育班,除了費用比一般私立托兒所便宜外,因為就設在部落內,周邊都是自己的族人,安全沒有問題,如果父母因為工作無法接送,老師都可以親自送到家裡,因為在部落,當老師下了班後,就變成隔壁的「Kina」(媽媽)、「Vuvu」(阿嬤)了。 「我每一年都想過要放棄,但只要想到部落可能因此沒有托兒所,我就不甘心。我們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要政策上的協助。」馬秀辛說,她每學期都告訴自己和老師們,如果托育班招收不到小朋友就要結束,但是每年都還是有小朋友進來,所以怎麼能不繼續經營?如果連部落唯一的托育班都放手,那麼這些孩子該怎麼辦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